创业>>品牌资讯

B站上市首日破发

2018-03-30 11:42:25 来源:环球网
进入移动版,省流量,体验好

北京时间28日周三晚,哔哩哔哩(B站)在纳斯达克上市,股票代码BILI。B站原计划发行4200万股ADS,每股ADS代表1股Z级普通股,计划发行价为11.5美元,计划募集资金4.83亿美元。B站上市首日的开盘价低于计划发行价,9.8美元的开盘价较发行价下跌了14.78%。盘中最低价格为9.62美元,临近收盘前B站股价急速拉升。

最终在首个交易日,B站的收盘价为11.24美元,较发行价下跌0.26美元,跌幅为2.26%。以此计算,B站目前的总市值为31.3亿美元。B站的盘后交易价一度达到11.4美元,较收盘价上涨0.16美元,涨幅为1.42%。

B站在3月2日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提交了IPO申请时,计划融资4亿美元。然而3月18日,B站更新招股书,融资最高超6亿美元,并从原计划在纽交所上市,改为在纳斯达克上市。在刺猬公社的报道中称,去年7月,B站董事长陈睿曾表示,中国没有任何一个视频平台是盈利的,B站会争取在爱奇艺后盈利。表面风光的B站背后拥有许多不确定因素。

上市前的当头一棒

与爱奇艺、腾讯视频等传统视频网站不同,B站没有大量购买版权作品,他们的主要流量来至于他们UP主自行制作并上传的视频PUGC(ProfessionalUserGeneratedContent)内容。然而3月22日,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特急文件,要求“坚决禁止非法抓取、剪拼改编视频节目的行为”,其中被点名的行为包括重新剪辑、重新配音、重配字幕、篡改原意、以及歪曲、恶搞、丑化经典文艺作品。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,或者说受到影响最大的是B站,许多特色内容,例如鬼畜、MAD、三分钟了解一部电影系列等都是基于其他视频节目,重新剪辑、配音等二次创作而成的。如果广电总局的这份文件得到严格执行,那么B站上动画区下的MAD、AMV区、鬼畜区、娱乐区、以及影视区的大部分内容都将会消失。

以老版电视剧《三国演义》的片段为例,诸葛亮和王朗两军对阵,因为著名的台词“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”,以及王朗吐血跌下马来,而成为了最受欢迎的鬼畜片段之一。但这明显属于广电总局文件中写明的“经典文艺作品”的范畴。

在B站发布的招股书中,单独辟出两页,介绍B站上的UP主,称他们为“用户流量的主要来源,以及用户数量、社区增长的关键动力”。其中,罗列出来的5位UP主中,有一位是伊丽莎白鼠。他是鬼畜视频代表UP主,他的代表作《黑喂狗》已经播放超过1366万次。《黑喂狗》的部分素材正是使用了诸葛亮和王朗的对阵内容,让“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”成为了流行语。若是以新政策的标准来衡量,类似《黑喂狗》的作品很难符合规定,等待他们的会下架处理。

过度依赖UP主 缺乏核心IP

“其实在国内视频网站里,B站是版权问题最少的一家。B站有90%多的视频它来自于用户的自制或者原创,属于UGC(用户生产内容),超过三分之二的流量是来自于用户自制和原创的作品,剩下的一部分就是靠购买版权,同时我们也在加大版权方面的审核力度。”B站CEO陈睿曾在寻找中国创客的一次专访中这样说道。

成也萧何败萧何,或许在B站心中引以为豪的一大优势,有可能在新政冲击下需要作出大量调整。

2015年起,几大视频网站经过合并和重组后重新洗牌,各家纷纷找到了“金主爸爸”,确立了“三巨头”的格局,此后,三大视频网站加大了版权内容上的投入力度,利用独播剧探索会员付费模式,电视剧的网络售价开始飙升。火爆的网剧《盗墓笔记》单集售价突破500万,被认为是网剧付费模式和网络版权的标志性事件,此后,版权价格就一路飙升,开始了烧钱模式。

反观B站的招股书,2017年PUG视频(专业用户生产视频)观看量占网站视频总观看次数的约85.5%。其中平均每月在线内容创作者约20.4万人,平均每月视频提交量约为83.59万个。对比爱奇艺等视频网站大量采购成熟机构推出的作品,PUG视频的优势是成本低廉,但质量参差不齐,外加上新政的影响,作品数量和质量必然有所下降。

B站似乎早已意识到这些问题,早在2016年便尝试开拓新领域,先是入驻直播领域,想要从斗鱼、虎牙等专业直播平台中分一杯羹。然而进入2018年,抖音、快手等小视频平台火爆,与B站上UP主原创小视频也一定程度撞车,相比B站的二次元领域,抖音、快手等小视屏平台受众群更广,B站的自身优势大幅下降。

盈利模式单一

据招股书披露,B站的净收入从2015年的1.31亿增长至2016年的5.233亿,并在2017年进一步增长至24.684亿,三年的净亏损分别为3.73亿、9.11亿、1.84亿。其中游戏联运为B站首要收入。招股书显示,B站2017年游戏的收入占到总收入83.4%,直播和广告的收入分别只占7.1%、6.5%,如此看,B站更像是一家游戏平台。

从成本支出来看,视频内容版权成本在B站占比只有13.6%,这几乎打破了公众对B站的认知,但又进一步佐证了版权内容不是B站的核心。

提到游戏收入,就不得不说B站代理了日本的手游《命运冠位指定》(简称FGO),这部手游成为B站创收主力,占手机游戏总收入的71.8%。App Annie统计数据显示,FGO在去年8、9月份已是全球收入最高的手游,超过《王者荣耀》。有网友戏称要根据日服FGO活动推算国服FGO活动时间来判断B站股票涨跌,可想而知FGO对B站的影响有多大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1月23日这款游戏被文化部点名批评其内容违规,无形当中给B站戴了一个紧箍咒。一旦FGO出现问题,B站的收入必将严重缩水,B站将面对没有第二款游戏扛起营收大梁的重任。

此外,手游的生命周期从上市到衰退的时间间隔在一年左右,鲜少有游戏能像端游那样经久不衰长达十余年。可以预见,FGO在未来几年会走下坡路,若B站无法找到新的替代品,恐怕难以确保目前的盈利状况。

显然B站是十分清楚自身的短板,为了避免用户流失,B站投资了不少游戏产业链公司来丰富自身的游戏产品,降低用户流失风险。据不完全统计,B站在游戏领域投资了近10家公司,大部分是二次元的游戏开发商。

然而,在游戏上大量投入的B站却并未取得好的效果。有数据显示,B站2017年第四季度,月度活跃用户数、月度付费用户数、游戏月度付费用户数,均出现了下滑的趋势。这对游戏业务占盈利大头的B站来说相当致命,无疑会让人对B站稳健的营收未来打上一个问号。

成本随竞争增加

要提高客户黏性必须依靠内容。为了维持正版动漫内容,购买影视版权是舍不去的硬成本。他们在2017加强了内容源头的投入,投资了近10家动画制作公司,也购买了不少动画版权,但和“三巨头”的相比仍然是相形见绌。以2017年为例,国内共上线66个非少儿向国产动画番剧IP(除去少儿动画、动态漫画)。腾讯继续维持了在动画领域一家独大的态势,出品了26个IP作品。同时,优酷、爱奇艺、360快视频等平台开始发力二次元领域,对于B站的挑战不可谓不小。

尽管在2018年,B站大手笔的购入的29部正版番剧,更是引入了万众期待,号称制作经费在5-6亿日元的《紫罗兰永恒花园》独家播放权,开启了付费抢先看。即便如此,B站受自身体量以及自身定位的限制,点击量并不乐观。到2017年底B站MAU为7175.8万,而同期爱奇艺仅移动端MAU就达到4.21亿。

在IP领域,“三巨头”之一的腾讯视频不断购买优秀作品,加快孵化IP,加码投资IP衍生品,在自己的平台上形成独家的高价值二次元IP,如狐妖小红娘、从前有座灵剑山等13个IP作品登陆日本放送,而非从日本引进IP。反观B站,走的路线是花高价买入第三方的IP做二次挖掘的行为,自身缺少孵化IP的能力。

作为一家新兴创业公司,B站在持续向外“输血”的同时,其背后的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上海幻电”)也投资了很多别的文创类公司。天眼查的公开资料显示,上海幻电对外投资多达53起。可查到对公司投资有20家,涉及到整个动漫产业链的上下游阶段,且以内容创作型公司为主。

这些投资是B站在尚模糊的商业化运营之路上,进行的种种尝试。在招股说明书的风险提示中,B站称,公司是“新兴成长型公司”,因而享受一些财务门槛的豁免资格。但若作为一家上市公司,成本将增加,特别是“不再具备‘新兴成长型公司’资格后,将承担更高的成本。”

有关于B站在此次募集资金的使用分配上,B站招股书中称,将继续维持研发和技术的投入,也将加强品牌和营销活动、补充在内容获取方面的资金等。(记者 陈超)

责任编辑:韩向明
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
			河北新闻网
			官方微信
			
			河北日报
			客户端
			

相关新闻

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